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云山海月不关情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15 10:26:12   阅读次数:
  • 一叶扁舟泛渺茫,呈桡舞棹别宫商;

    云山海月都抛却,赢得庄周蝶梦长。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绝对的逍遥,来自绝对的割舍。犹如婆子舍儿一般,唯有将迁流的七识五欲,一一捐弃性海,始能证得清净菩提。

    这首诗是宋朝无著妙总禅师的开悟诗,无著妙总是宋丞相苏颂的孙女,生平传记灯录中并无详细的记载,传记除了上述所引之资料外,尚见于《聊灯会要》卷十八。

    无著妙总比丘尼虽然生长于官宦世家,但是却不喜爱脂粉钗钏,倾心于打坐参禅。三十岁,厌恶红尘浮华,迥脱世俗缘饰,披剃出家。出家之后,妙总遍参天下丛林,向当时禅门的诸山长老咨请禅法,但是却一直没有契机相应。妙总锲而不舍,一年夏天,来到了径山,恰巧大慧宗杲禅师正在上堂说法,看到妙总千里迢迢来参学,于是举药山惟俨禅师初参石头希迁禅师,不能印心,然后再去参访马祖道一禅师,终于契悟的公案来点拨妙总。妙总听了药山悟道的公案之后,豁然省悟,礼谢大慧禅师而去。

    妙总刚踏出方丈寮门,冯楫居士随后就来拜谒大慧宗杲禅师,听到大慧与妙总的对话,自信地拍拍胸脯道:

    “刚才法师您所举的药山禅师悟道因缘的公案,弟子我可以领会其中妙意!”

    “喔!你作何理解呢?”

    “什么也不得苏卢娑婆诃,不什么也不得悉哩娑婆诃。什么不什么总不得苏卢悉哩娑婆诃。”冯楫不假思索顺口说道。

    第二天,大慧宗杲把昨日冯楫的话,拿来试探妙总无着,妙总淡淡地说:

    \

    “一般人只以为是郭象注解庄子一书,但是有识见的人却认为是庄子注解郭象。”

    大慧宗杲听到妙总发出如此异于常人的论议,于是再度举老婆子勘破严头全蔑禅师的公案来询问妙总,妙总听了,胸中洒洒,高唱诗偈道:

    一叶扁舟泛渺茫 呈桡舞棹别宫商

    云山海月都抛却 赢得庄周蝶梦长

    大慧听了妙总开悟的诗偈,为他印证,妙总于是离去径山,从此云游四海,随缘度化。冯楫却怀疑妙总是否真正的彻悟禅要,一日路遇无锡,巧遇妙总禅师也行脚到此,于是将妙总禅师邀请至小舟上,再度以严头婆子的公案来考验妙总:

    “古德说:婆生七子,六个不遇知音,只这—个也不可得,便将第七子丢弃水中。听大慧老师说,你因为听闻这个公案而开悟,不知道你究竟悟到了什么?”

    “居士,你刚才已经把个中消息告诉我了,怎么还来问我呢?”妙总莞尔笑道。

    妙总从此声闻四方,大阐临济宗大慧派禅风,隆兴元年(1163年),接受平江府(江苏省)郡守张孝祥的礼请,到资寿寺驻锡说法。

    药山惟严禅师初参石头,后礼马祖的公案见于《五灯会元》卷五。

    药山惟严到湖南参访石头希迁禅师,见面便问:

    “关于三乘十二分教的教义,学人尚能略知一二,但是南方盛行的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法,却无法了然于心,祈求老师慈悲开示。”

    “什么也不得,不什么也不得,什么不什么总不得的时候,你做何解?”石头希迁道。

    \

    药山不防石头有此一问,顿时张口结舌,无法答辩,石头茫然笑道:

    “你的因缘不在我这里,你还是到江西去请教马祖道一禅师吧!”

    药山从湖南一路迤逦,“走江湖”来到了江西马祖的座前,并且举前面的话头来请教道一禅师,马祖道一回答说:

    “我接应天下来来往往的学人,有时教他扬眉瞬目,有时不教他扬眉瞬目,有时扬眉瞬目是他,有时扬眉瞬目不是他。”

    药山听了马祖禅师的话,当下契悟开解,敛容整衣,倒地便礼拜。马祖朗声大笑道:

    “你又见到什么道理?”

    “学人在石头那儿如同蚊子叮铁牛,无所下手处;今日听老师一席话,终于见着了消息。”

    严头全廒禅师勘婆的公案同样出于《五灯会元》卷七。严头为德山宣鉴的法嗣,住于鄂州,后来遇到唐武宗会昌法难,废佛沙汰出家人,于是避居于洞庭湖畔,摆渡度众为生。严头在湖岸两边各悬挂一块木板,有人要渡河的时候,击打木板一下,严头听到“啄!啄!”的板声,便摇橹舞棹过来,渡人过河。有一天,一位精于禅法的老婆子,抱了一个粉雕玉琢的白胖婴儿来渡船,一见严头禅师,便机峰犀利地逼问:

    “你在这里成天呈桡舞棹,却也不问天下苍生一句,你且说说我婆子怀中这个婴儿,从什么地方的?”

    严头听了,不发一语,拿起手中的木桨,朝着婆子兜头便打。婆子结结实实挨了一棒,呵呵笑道:

    “我婆子生了七个儿子,六个没遇上知音,便是怀中的这个也不可得。”说完便把婴儿抛向滚滚的江涛之中。

    石头希迁禅师和马祖道一禅师对于药山惟严的接引方法,其实是如出一辙,当肯定也不对,否定也不对,肯定兼否定也不对的时候,便是超越对待、不执滞于肯定与否定的绝对世界。禅人的修证历程,就好比摆渡的人驾着一叶蚱蜢小舟,飘浮于茫茫的自性慧海,但是仍然不免七识五欲的妄想纷飞。透过一番的修持,体解到眼、耳、鼻、舌、身、意、末那等七识,如同不肖的子孙,不能和自性相契,因此一时捐弃于性海之中,好比婆子的抛舍婴儿。如此一番的认知、否定,自性的功用,便能舞棹弄桡,肯定地显现出来。但是真正的禅悟应该是凡圣一体、色空一如的世界,此时不但现象界的云海应该超越,便是本体界的云中山、海底月也应该勘破,如此便能蝶梦庄周,庄周蝶梦,体用无碍,绝对逍遥了!(信息来源: 摘自《正法眼》)

    编辑:明蓝

    本文链接:云山海月不关情

    上一篇:人去世了,去了哪里?

    下一篇:人无信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