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两念之间—思考的差异——尚京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09 10:24:22   阅读次数:
  • 像参加考试,总会碰见一些颇费思考的题目,在写下自己认为正确的答案以前,总有一小段时间让人冷静地去寻找正确的答案。在这篇短文中,我不急于写出自以为正确的答案,而只想记下叫我思考的题目。

    \

    有一个音乐家,被判处死刑,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他在监狱中仍然很有兴致地拉着他的小提琴。

    有一个人觉得他这种行为是不可理解的,忍不住这样问他:“你明天就要死了,还拉琴做什么呢?”

    那个音乐家微笑着说:“明天就要死了,现在不拉,还等什么时候拉呢?”

    ——这两个想法究竟哪个对呢?

    ——假使,我们有一天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形:当我们喜爱的工作,或者我们宝贵的生命,也被迫在短期内结束,我们应该怎样度过这最后的绝望的时间?

    一个教育家为创立一个新式的学校,找到了一批朋友进行筹募经费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成绩非常有限,他们开了一个会,讨论是否继续进行这项筹募工作。

    有一个人站起来发言了,他说:“我是绝对赞成我们这种新式学校的,不过,我认为现在办这种学校的时机尚未成熟,我们不能算是不努力,可是经过这么久,我们只筹到这么少的钱,简直可以说是‘十叩柴门九不开’,所以我认为不如暂时停止吧。”

    那个教育家连忙说:“这话的确不错,我们是‘十叩柴门九不开’。然而十叩柴门里就有一扇是开的,我们的希望仍很大,只要我们叩一百个,就有十扇是开的了。”

    “而且,”那个教育家还说,“现在人们对我们的计划知道的还少,日子久了,知道的人多了,情形就会两样的。那时,不但捐款的人数会多起来,说不定他们除了自己捐款之外,还会替我们去向别人募款,那时候不是‘十叩柴门九不开’,而是‘十叩柴门百扇开了’。”

    ——如果你也在场,你赞成哪种意见呢?

    有两个朋友,都很聪明、能干,照一般人的说法,这两个人都已经很有名气,虽然他们的立场是不同的。

    其中一位朋友是“深藏若虚”的,对人的态度非常客气,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不清楚”,“很难说”。

    他说:“经验是要靠自己去摸索的。假使一个人辛辛苦苦,不知碰了多少钉子,才摸索到一点经验,而另一个人却不费一点力气就可以得到了,那不是太不公平了吗?而且,古人有言:‘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另一个朋友的看法却恰恰相反,他说:“既然我已经这样辛苦,才摸索到一点经验,为什么还要别人再去辛苦,再去碰我已经碰过的钉子呢?而且‘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如果我一时不小心,走在马路上被车撞死了,那么,我辛辛苦苦摸索了几十年的一点经验,就全都没有用了,岂不非常可惜。所以我一有所得,就巴不得立刻告诉别人,人类的经验交流得越快,进步得也就越快。”

    ——如果你有困难,有问题,会去找哪一个呢?

    我曾经有两位同事,都是国文教员,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

    那男的在休息室改学生作文时,总是不断地慨叹学生国文程度的低下,他总喜欢一面改,一面说:“都不知道在说什么!”“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他在学生作文本上,改得很多,而且大段大段地删,平均不到五分钟改一篇。

    那女的改作文时,却从来不觉得学生“国文程度低下”,还常常说学生们的想法“很有点道理”,有时还把学生们的句子抄在笔记本上。遇到她看不懂的地方,她总是仔细揣摩学生的用意。在学生们的作文簿上,她改得很少,但要用很多时间,平均要一二十分钟才改一篇。

    当他们看书看报时也是这样的:那女的总觉得别人的文章很有点道理,尽管她不一定同意那道理;那男的总觉得别人的作品没有价值,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认为,他们两个到底谁比较聪明呢?

    作者:尚京

    心冉

    本文链接:两念之间—思考的差异——尚京

    上一篇:且慢下手

    下一篇:业力--母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