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中华佛教寺院专题:苏州寒山寺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09 10:27:10   阅读次数:
  • 寒山寺始于佛教盛行之梁天监年间,唐贞观中寒山曾至此而得名。梵宇历劫,屡毁屡建,佛子之心可鉴;千五百年,几经沧桑。

    寒山寺,座落在苏州古城西阊门外七里古运河畔,比邻枫桥,曾称枫桥寺。座东朝西,门对古运河,旧临官道,今属江苏省苏州市金阊区枫桥镇。其创建年代已不可详考,相传始于梁武帝天监年间(502-519),初名“妙利普明塔院”。(首见《吴郡图经》,后《吴郡志》、《姑苏志》、《百城烟水》、《苏州府志》等地方史志均沿其说以至于今。)

    唐贞观中(627-649)天台高僧寒山曾止于此,故名寒山寺。明姚广孝《寒山寺重兴记》载:“唐元和(今注:当为贞观)中,有寒山子者,不测人也。冠桦皮冠,著木履,被蓝缕衣,掣风掣颠,笑歌自若,来此缚茆以居。”“希迁禅师于此创建伽蓝,遂额曰‘寒山寺’。”

    宋嘉祐中(1056-1063)改赐名“普明禅院”。范成大《吴郡志》载:“普明禅院,即枫桥寺也。在吴县西十里,旧枫桥妙利普明塔院也。”

    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仍称枫桥寺(孙觌《枫桥寺记》)。

    元代始复称寒山寺,元顾仲瑛、汤仲友等诗均题名为寒山寺。其后明、清、民国及至人民政权建立,均沿用寒山寺名。

    寒山全景

    寒山之冬

    唐代:

    寒山寺在唐代以前事无记载。唐代事,则因贞观中高僧寒山曾止于此,希迁禅师据此遂额伽蓝曰“寒山寺”。据姚广孝《寒山寺重兴记》所载:“寺当山水之间,不甚幽邃,来游者无虚日”;又唐张继《枫桥夜泊》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天下传诵,于是黄童白叟皆知有寒山寺也.”时寒山寺规模虽小,声名很大。

    宋代:

    北宋太平兴国初(976-978)节度使孙承祐重建佛塔七层,则旧曾有塔,或认普明祖师塔为佛塔。此时重建于寺院内。

    南宋建炎四年(1130)金兵南侵,苏州西郊官寺民舍,一夕被焚殆尽。寒山寺虽幸免于火,却遭官军蹂践。“寺僧逃匿,颓檐委地,飘瓦中人。”卧见天日,四壁萧然,如逃人家(据《枫桥寺记》)。

    绍兴四年(1134)有长老法迁者,不明其所自来,亲率徒辈,扶倒补败,节衣缩食,铢积寸累,艰苦备尝,惨淡经营,历时十二年,终使“栋宇一新,可支十世”。其间佛塔重修,即费时三年。又新建水陆院,严丽靓深,为龙象所栖。修复后之寒山寺,其规模气势,远胜往昔。

    元代:

    元末时张士诚据苏,寒山寺及孙承祐重建、法迁重修之佛塔,一并毁于战火。

    钟声塔影

    除夕

    明代:

    明洪武间(1368-1398)僧昌崇重建(《百城烟水》)。《姑苏志》称:洪武归并佛宇,但列丛林,而以子院附见其下。此寺(按指寒山寺)归并寺三(秀峰寺、慧庆寺、南峰寺)、庵四,寒山寺在明初尚为丛林,“盖正在昌崇重兴之后也”。

    永乐三年,深谷昶禅师修。据姚广孝《寒山寺重兴记》载:“圣朝永乐三年(1405),深谷昶禅师老成有戒行,札授住持,赤手奋发,化募众檀,刜荆榛,畚瓦砾,先建佛殿,次立丈室、山门及说法之堂,楼禅之所,庖库湢溷,凡合有者毕备。”殿堂内塑供释迦世尊等诸佛像(见《法像》卷)。

    正统已未(1439)郡侯况锺再修(《百城烟水》)。

    嘉靖间(1522-1566),僧本寂铸钟建楼,钟遇倭变,销为炮。唐钟未详何时毁,寺钟年月可考始此。(据《百城烟水》及原《志》按语)

    万历四十年(1612),僧明吾鉴(即西流吾公、松溪鉴公)建龙函阁,而大殿毁。四十六年,释西流师徒鼎新(见《百城烟水》)。

    万历四十六年,大殿火,明年修复之(乾隆《苏州府志》)。

    明末,有豪民侵占寺基,住持某僧支撑法门,请于文文肃公,书石证明其事,并有黄山居士张、钱、姚三帖记事。(详《碑刻》卷)

    钟楼悬钟

    清代:

    清顺治初,几为汛署,僧天与力守勿废(见《百城烟水》)。至清康熙五十年冬(1711)大殿又火。旧有水陆院,今久湮坏,塔亦莫知其迹(见乾隆《苏州府志》)。

    乾隆三十九年(1774)甲午八月,住持比丘宣能续建大殿、前轩(事见题名碑残石)。

    道光年间(1821-1850),“寺僧之老者弱者,住持者过客者140余人,忽一日尽死”。后经勘查为误食后园毒蕈所致,而寒山寺由此亦废(见薛福成《庸庵笔记》)。

    咸丰四年(1854),内阁中书赵文麟、前广东盐运使司运同周曾毓等,捐置寺旁隙地,起造楼房二进计28间,招租收息,作为寒山寺香火。并立寒山寺香产界址(见《署理苏州府知府平翰给示碑》)。

    咸丰十年(1860)寺为清军纵火焚烧,一夕之间,化为灰烬。

    光绪三十二年(1906)陈夔龙巡抚江苏时,偶因校阅营伍前来枫桥,因见千年古刹寒山寺一片荒芜,乃发心修建:“爰卜日鸠工,展拓其门闾,使临大路。由门而进,折而南行,构堂三楹,由堂而进,东西之屋各三。东屋宏敞,宾朋之所燕息也。西屋稍閷,则凡寺中旧碑,咸植于是。以文待诏所书张懿孙诗,今已残缺,属予补书而重刻焉。堂之西(今注:实为堂之东)尚有隙地,乃构重屋,是曰钟楼。铸铜(实为铜铁合铸)为钟,悬之其上,以存古迹”(见俞樾《新修寒山寺记》)。

    宣统二年(1910)程德全巡抚江苏,偕同布政使陆钟琦等,又拓而新之,重建大殿,前为御碑亭(御碑亭位于山门外)。后有楼三楹,可眺远,长廊精舍,“几为吴下精蓝之冠”(见邹福保《重修寒山寺记》)。程德全除新建大殿、后楼、长廊外,书刻《雍正寒山诗序》、乾隆《霜钟晓月》诗碑(即御碑),又书刻寒山诗36首、韦应物以次诗十数首、罗聘绘寒山拾得像、郑文焯绘寒山子像、程德全、陆钟琦、邹福保“三记”,及“妙利宗风”、“寒山寺”门匾等。

    寒山寺经陈、程二抚苦心经营,使金绳宝地,焕然一新。

    宣统三年,长洲县吴姓两孀张氏、黄氏因义田涉讼,经开导息讼,并各以二十五亩充寺产(见陆锺琦《寒山寺吴姓捐田始末记》)。

    民国时期:

    辛亥革命后至1949年,历经军阀混战,哀鸿遍野。寒山寺亦处危境,香烟稀少,门庭冷落,收入无着,住僧星散。1941年秋,高冠吾等曾将原藏经楼略事修葺,易名为霜钟阁。落成时有马起权携《寒山杯渡图》以献,题咏者凡92人,诗词156首(见《艺文》卷)。日军侵占苏州时期,寒山寺殿堂房舍曾一度沦为日军仓库马厩,仅有二三寺僧局处一隅厮守而已,其生活来源,唯赖经营浴室菜馆或卖字卖帖,勉强糊口。

    寒山一角

    法 堂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

    \

    1949年人民政权建立,及时由苏州市文管会代管。原住持果丰曾一度回寺,终因生活无着,不久又复离去。

    1954年原常州接待寺僧演林至寺协助照管香火,寒山寺才又有僧人。同年有苏州名士宋鸿钊者,将其祖传名楼花篮楼施赠寒山寺,移建于碑廊西南隙地,易名为“枫江楼”,使一代名楼得以保存,寒山寺添一景观。

    \

    1958年全市寺庙集中管理,部分法像被集中到西园戒幢律寺。隆庆寺龙藏经被调入寒山寺。

    1964年市佛教协会派性空到寺协助管理。

    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寒山寺一度成为造反派刑讯逼供之牢房,甚至有被拷打至死者。佛像、法器、殿阁受损,寺藏文物被查抄。性空事先采取保护措施,使碑刻、藏经、罗汉等得以保存。

    1968年性空被迫下放昆山农村劳动。1970年仅剩的演林,亦被逐出山门,撵往如皋农村劳动。

    1976年秋粉碎“四人帮”后,各地纷纷落实政策,拨乱反正。1978年11月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第一次专程至寒山寺视察并指导修复工作。同年11月17日寒山寺僧净持、性空、果丰、法忍四人,身着僧装,按照中国佛教仪轨,隆重接待以前田洪范为团长的“日本社会教育友好访华团”一行僧尼17人。寒山寺由此开始修复。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来中国访问的人数不断增加。净持、性空先后接待过美国女记者、联邦德国园艺家、作家等外宾,他们代表西方知识界表示希望了解中国宗教现状。同年7月,市人民政府民族宗教处正式恢复活动,及时召开宗教界人士会议,认真研究落实宗教政策的一系列具体措施。并在会上宣布由政府拨款,加速寒山寺整修工程。同年,从西园寺请回释迦、迦叶、阿难、弥勒、韦陀及寒山、拾得诸塑像。

    1979年除夕,在苏州市对外友协倡导配合下,举办第一届寒山寺听钟声活动,参加对象为日本友人120人。为促进中日友好,发展旅游事业开创了一种新形式。此后人数、规模逐年扩大,已成为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活动,颇有影响(详《联谊》卷)。

    1980年被批准为首批全国重点开放寺院之一。寒山寺再次成为苏州地区旅游热点,修复工程继续紧张进行。因寺貌初有改观,当年就接待国内外游人47万人次(其中海外游人4万人次),门票加上其他收入达10多万元,寒山寺从此收入盈余。

    1981年,净持因工作需要调回灵岩山寺,通如回寺任住持。新建心净楼、钟房。中央电视台特派记者为寒山寺古钟和钟楼录相。

    1982年省人民政府正式宣布寒山寺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984年春,住持通如圆寂,世寿80。1984年8月13日性空监院接任寒山寺住持,并举行隆重升座仪式,主持大佛开光典礼。有关部门和诸山长老前往祝贺。

    1986年按照丛林规制请楚光、演林为监院,分管基建维修、对外接待、宗教活动及内部事务。

    国家旅游局拨款50万元,重建藏经楼365平方米。

    1988年秋动工兴建生活区,建筑面积670平方米。

    1990年秋爽法师出任监院职务。

    当年圆满完成五百罗汉装金功德,并翻建闻钟亭诸建筑。

    1992年秋举行普明宝塔奠基仪式。次年由苏州二建公司古建分公司开工承建。1996年10月30日举行普明宝塔落成及佛像开光典礼。寒山寺竖起新标志。

    演林、楚光二监院因年老或有病,先后退去职务。

    寺院所在地区以“寒山景区”命名,为名誉权受侵问题,几年来屡与对方诉诸上级,并向中国佛协反映。1996年经省政府发函,苏州市政府下达决定,将名称更改为“枫桥景区”,维护了佛教自身的合法权益。

    据苏州市土地管理局1995年国用(95)字第300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登记:“寒山寺,地号4-(4)-5,总面积10367.9平方米,独自使用权。”国用(95)字第300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登记:“寒山寺,地号4-(4)-6,面积286.2平方米,独自使用权。”另有普明塔院3000平方米土地使用证明尚在办理过程中。土地合计13654.1平方米。

    1997年秋爽监院离寺去昆山市筹建华藏寺,1999年回寺继续任监院。

    1998年,性空方丈当选为苏州市佛协副会长,同年秋参加中国佛协玄奘顶骨舍利护送团赴台湾。

    同年夏季大雄宝殿屋脊倒塌,经抢修竣工。普明宝塔四周,四座青铜卧狮安装完毕。

    2001年,先后完成翻建弘法堂、整修上客房与斋堂、大修藏经楼等工程。立性空法师书《枫桥夜泊》诗碑于钟房南侧。台湾信士温送珍及家属献大香炉一只,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华青铜公司制作,重约5吨,置天王殿后侧空地。

    藏书万册以上的图书馆正式开放;档案室升为“市一级先进”单位;全寺推行电脑联网现代化管理。有586电脑5台,喷墨打印机5台,激光打印机1台,扫描仪1台;彩电10台;电话7部,传真机1部。

    接待在苏州参加APEC财长会议的各国贵宾。

    因寺貌更新,全年接待游人香客约150万人次,与改革开放初期的1980年47万人次相比,增加3倍多。现有寺僧38人,职工92人,共130名人员。至当年底,已连续举办过23届“除夕听钟声活动”,有5万余人参加。(摘编自)

    编辑:本空

    本文链接:中华佛教寺院专题:苏州寒山寺

    上一篇:为提婆达多申诉的比丘

    下一篇:为什么要信仰佛教呢?信仰佛教真能减轻痛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