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世间百态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09 10:31:56   阅读次数:
  • 世间百态

      世间百态

      其实,当不交易时来旁观任一投机市场,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任一投机市场或扩大到任一笔生意,都是处在其中的当事者的利益使然,从而过分地夸大了某些因素的作用。当然,一方面它正是投机市场乃至市场经济的活力所在,也是可以投机之源泉;但是,另一方面,过分地失去平常心,会对自身造成亏损。就我而言,曾因此教训不少,这个度如何把握?也是还需要长期修炼的!

      本次GC事件,把这一市场心态的复杂多样性暴露无遗,也折射出市场背后的芸芸众生的千奇百怪,甚至闭上眼仿佛可见它们在张牙舞爪!热闹的,不一定是大机会;喧嚣过后的冷清,方可吹沙而见金。市场,也许永远都会如此,我们应学会并保持旁观的定力,方能并必能致胜!

      可以明显地分为两群:对GC抛铜之举看淡的和看好的。其原因是多方面而复杂的。如最有特点的两类:

      一直以来,GC作反伦敦后不是在国外就地解决问题,而是怕强欺弱,在国内反套利,自自己越套越深不说,还因投机作用加长了世界铜的牛市周期,更重要的是把国内大量投机者的钱掠夺殆尽,拱手送往国外填不满的虎口。简直就是新世纪的大汉奸。曾经被欺凌的众生们,现又分成两群:一是泄愤,希望汉奸被LME主子处决更大快人心;二是可怜地仍希望它有能力为自己扳回。

      还有两类比较典型:以供求关系为重的看成真理和正义之举;以投机准则为先的看成无奈之法。

      其它的还有很多,各有特征。

      1。看淡的人:

      除了情绪化外,还有一原因是:多年的市场现实告诉人们对中国政府部门的市场能力和公信力不能高估。诚然,大多数时候,反其道而行还能赚钱。不过,国家的强大是逐步的,市场能力与手段也会一点点增强与丰富,政府部门也在多年的摸爬滚打后有点提高了吧?

      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影视作品让我们领教了许多的哈日汉奸;这次的期货铜市场,那些极度叫嚣看淡GC的人,又让我们领教了一回新的哈西汉奸的表现。什么把客赖没遮你之类的,不正是每天在用评述报告之类授意这些娄罗汉奸吗?没这些汉奸们,铜能成这样?如辩解与此无关,那为何天天把报告向中国人宣讲?

    \

      对于那些极度看淡GC的汉奸来说,也许有一致命错误:

      与国家对抗?投机是刺激的,但也可能像毒品一样过度而失理智----极度崇拜基金,也只看到几个在某时段赚钱的基金,就看不到同时亏钱的基金们,或看不到像把客赖没遮你之类的赔钱岁月。国强还是基金强大?真要纯粹用钱拼又如何?这要看值不值了!基金不是帝国,

      更不会是神话。古希腊怎样?罗马帝国怎样?历史可由人去创造,但也由人去颠覆过去。

      GC的公然做法的确有欠妥之嫌,方法可商榷。但是:

      (1) 高位战略性抛空的大策略总没有全错,要错也只在细节。即便曲折,价格可能多涨一段,不管GC空单保不保得住,但价格总会转熊的,也不能说一定是全输了!况且,仅管我们对可能复杂化的局面不得而知,但现在就下结论说一定失败还早了点。

      (2) 是莽撞?还是魄力与胆量?成败论英雄,将来才知。败不必说,如胜了,一定又是这些汉奸们将来大肆倒戈哈储----永远都是奴才相----吹嘘如何如何。这次如果说方法过于草率,那要是国家真心地调控并用釜底抽薪的办法呢(不是治标不治本地虚张声势)?所谓中国需求不再了,老外牛市根基(老外反复出的魔术牌)----中国牌----也就被颠覆。

      (3) 目前的局势明摆着是洋鬼子要赌钱,欺负的也就是GC的资金实力,凡事到极端就反而简单了。诚然,GC还不完全是国家,它的资金实力占下风,但如果真演变为与国家对抗会怎样?----假如:中国向伦敦各抛部10万吨铝,铅,锌,是多少钱?大概4.5亿美元。如还不够,再增加出口2倍的量,反正年底了需回笼资金,中国缺铜但这些可是出口大国,抛到LME收钱更简便。

      (4) 为何敢在此时亮底牌?一方面,在钢铁,水泥,铝等调控阶段性奏效后,不调控铜已说不过去。众矢之下,被逼之举;另一方面,与石油有关。中国最怕什么?如果铜涨到天上去,中国人一颗都买不起,也伤不了命脉,但石油?从市场规模看,铜只是个小品种,国际上最疯狂的狙击中国是什么?当然是石油。所以,当油价主要因中国需求下降而加长回调之际,调控方怎会不抓住这良机?除了全民节能加替代的良方使中国石油需求未如洋鬼子的中国牌之愿外,对钢铁,水泥,铝等用能大户调控成功也是重要因素,那么最后一个大能耗铜岂可逃脱?尤其是在调控方因阶段性成功而胆壮之时。中国的储油罐年内建好要大储油,更需低油价而好悄悄地买,这时怎能容铜的大耗能而支撑油价?在良好的外围大环境下,灭了铜这个眼中钉。如果它是笨鸟或莽夫,只会用同一把牌,但它若总用一种出牌方法,你还得小心,因它总有一次会一把扳回。

      (5) 抗战时,当敌人疯狂围剿/清乡后,八路军处于下风期的低潮,这时,以发动民间抗日为主,吕梁英雄和敌后武工队是代表。之后,就是先处决刘-魁胜之流的汉奸们再进行大反攻。

      2。看好的人:

      对于过度看好的人来说,同样未免过于冲动简单而偏颇。有盲目抓住稻草或盲目英雄崇拜之嫌。忽视了局势的复杂性以及事物的渐进扬弃,更趋附于GC的草率,这可能会使未来局面更复杂化。

      (1) 能肯定地立即相信它的技巧如人吗?纵使战役可制胜,但短期战斗的兵力是否充足?布置妥当否?有无缜密计划?这些无从衡量。

    \

      (2) 先卖现货于国内后国外,是真让利国内企业?还是钱不够了,先在国内筹资?

      (3) 1995年,据说对鬼子下手是抛了30万吨,这次30万吨够否?

      (4) 凡事总有两面性:如果说调控方因石油而有大智慧与大战略,又因石油----钢铁,水泥,铝等的关系而壮了胆的话,但也有一技术性难题:1。正因石油是大品种,全民节约一点,边际效应就让老外难受,可铜不是全民性的,只有企业性的层面,全民性只体现在新闻上常报道因铜贵如金而多了许多小偷----盗割线缆去当废品卖;2。正因钢铁,水泥,铝等之大,可节约能源也大,但铜很小不说,而且节能策略中还有最大的一环----让地方又见了诸多水电站和网,又反过来用了许多铜。所以,它是鸡肋。所以放到最后。问题是,发改委才知道能源布局上是否阶段性合理了?电站和网的用铜正好到峰期了?可信不可信,我们有底吗?

      (5) 如果问:大品种的石油都不怕,还怕小品种的铜?可复杂性在于:供应弹性。多少年来(至少从80S年代起)我国就重非固体矿产投入,而轻视固体矿产的堪探,更不用说对其投资了。一度,多少老地质队都垮掉了。到了这两年,风气又因国际原材料大涨而变了,可惜太晚。正因这一历史造成的现实,油气的短期提产能力要远强于铜,也可一定程度抵抗国际狙击者。从这个角度讲,在石油上单靠打中国牌是不明智的,必须从全球考虑;相反,洋鬼子在铜上狙击中国,真是聪明。如果中国不从探矿/开采的供应上,不从税收/出口/成本等根本上下手,尽快(!!!)扭转局面,铜价再翻一倍也毫不奇怪。单靠控价只是暂时治标,还取决于强力与计谋加技巧。

      3.报纸报新闻没错,可总是在不懂的情况下,大肆喧染,不再像新闻媒体了。只为讨好读者多卖几个钱,又常见风使舵而自己打脸,且从不承认错误,比汉奸还不如,其实不过是拉皮条的营生,可比拉皮条的还没良心与勇敢。

      真不知将来媒介会拌演什么样角色?会如何炒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们于国于行业有害无利----尽管它们是以其为生。

      我们投机者是渺小的,所以立足也应稳。我们只顺应市场而绝不低贱;但我们也决不夸视自己有多么高尚。投机者无力去改变什么,

      只等结果。在此之前,就笑看世间百态吧!

    本文链接:世间百态

    上一篇:为什么说晚餐是鬼食?

    下一篇:乌龟感恩 惊呆卖龟人